云南同志娱乐频道
温馨:新郎变新娘(八)
2019-12-28 15:50:11 来源: 编辑:江南 作者: 点击: 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四十五

凌一笑站起来刚要追过去,包房里其他的人正好走出来。不等凌一笑说什么,张帅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凌哥,你真是有眼光!我跟晓宁从小玩儿到大,就从来没见他对哪个女孩真正动过心。看来他早就有潜质啊,被你发现了。”

程言说:“你们竟然瞒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晓宁可是万里挑一的好孩子,不能让你白白就这么收了去,得好好请我们吃一顿。”

“那还用说,一定……”

凌一笑话没说完,孙磊站了起来,“我的是两顿,我还帮你们保密了呢。”

“你还好意思说?!”姜浩用胳膊勾住孙磊的脖子,“早知道了,你不告诉我们?你也得请我们吃饭!”

凌一笑看了一圈儿:这出来的人脸上都是高高兴兴的啊,晓宁怎么好像很生气?他看着楼梯口儿的方向问:“晓宁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

“哦。”张帅笑了,“被我们逗急了。他一开始说完,我们都不相信,以为他是在说笑。后来我们真的信了,就跟他开了几句玩笑,结果他就跑出来了。没事儿,晓宁脾气好着呢,不会真生气的。”

“你们在说什么?”孙缈缈的同学站起来了,大伙儿这才想起来跟前儿还有个未成年的小孩儿,也不知道刚才的话他听懂了多少。

凌一笑在他头上搓了搓,“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掺和。”

“谁是小孩儿啊?!”男孩儿不满地躲开凌一笑的手,“我都听明白了。我要去找缈缈,告诉她:她想要找来给她做男朋友的两个人已经搞在了一起,她只能选我了。”

说完男孩儿就往楼下跑,剩下几个大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凌一笑想了下,还是觉得放心。他让其他的人先坐下,说自己要去看看贝晓宁,也走了。

台上的魔术已经表演完了,林威又在领着几个人做游戏。贝晓宁的几个朋友一边喝酒,一边长吁短叹起贝晓宁这段时间的变化。后来就开始回忆他以往的种种可疑之处。最后大家得出结论,贝晓宁人生里的各种阴差阳错简直就像是在等着凌一笑的出现。

凌一笑到楼下找了一会儿,没见着贝晓宁,他就去了卫生间。一推门儿,看见贝晓宁正在水池前洗手。凌一笑走到他身边儿,用胳膊肘儿碰了他一下,“喂,这么好的朋友哪儿找去啊?你还生气?”

贝晓宁看着镜子里的凌一笑翻了个白眼儿,“用你告诉我?我当然不是真生气了,想来上厕所而已。”

说完贝晓宁突然一转身把手上的水甩到凌一笑脸上,然后笑着逃走了。

“你给我回来!”凌一笑擦了一下脸,刚要去追,一个扮成妖怪的老客人进来了。

“哟!凌老板。”

凌一笑立刻停下脚步,换上了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赵哥,什么时候儿来的?走,上去我陪你喝几杯。”

“好好,我尿泡尿,这就上去找你。”

游戏和节目一直进行到将近凌晨一点,凌一笑和贝晓宁没有再参与。贝晓宁陪着自己的朋友喝酒聊天儿,凌一笑东一头西一头地忙得不亦乐乎。有几次凌一笑和贝晓宁碰到一起的时候,总是会被人拉去拍照。

当晚酒吧评出的男女最佳着装奖分别是阿尔瓦和一个扮成僵尸新娘的女客人,奖品是MP3和酒吧一年的八折VIP卡。最后一项活动是客人们可以随意找当晚自己喜欢的人物上台去合影,凌一笑和贝晓宁又数次被人请到上面。

两点的时候客人渐渐散了,贝晓宁的朋友们分两拨儿先后离开,他都把他们送到了门外。又呆了半个小时,凌一笑忙乎得差不多了,叫上贝晓宁离开了酒吧。

到了家一进门儿,贝晓宁先忙着喂白板和同花儿顺。等他喂完了狗,又简单收拾了一下,凌一笑已经洗完澡了。贝晓宁脱了外衣拿掉假牙刚要进卫生间,凌一笑突然从后面把他抱住了。贝晓宁推开凌一笑,“你干嘛?”

凌一笑变戏法儿似地从身后拎出一对兔子耳朵,“洗完澡穿这个吧。”

“不要。”

“穿嘛──”凌一笑拖着长音儿撒娇一般地说。

贝晓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穿了你倒是看爽了,那我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把你插得很爽。”凌一笑摆出一脸无赖相。

“滚蛋!”

“那……”为了能让贝晓宁扮兔女郎,凌一笑豁出去了,“以后在你上班儿的时候我不再要求你请假陪我了。”

“说话算话儿?”

“嗯,我以人格担保。”

“你早就没有人格了!”贝晓宁一把抓过兔子耳朵和凌一笑另一只手里的其它东西,转身进了卫生间。

贝晓宁平时洗澡大概也就二十分钟,今天凌一笑等啊等,半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没出来。又过了五分钟,凌一笑终于忍无可忍了,跑去敲卫生间的门。

“干嘛?!”贝晓宁很不耐烦的声音传出来。

“你在里面睡着了吗?”

“不是,这个衣服有点儿问题……别进来……”

凌一笑已经把门打开了。

头上竖着两只耳朵的贝晓宁指指自己的身上,“我想把衣服弄得合身点儿。”

凌一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下笑出了声儿。性感的粉红色连体装穿到贝晓宁身上,胸前的的两块儿瘪瘪地塌了下去,**的部分却呼之欲出地鼓了出来。

凌一笑走过去,一手抬起贝晓宁的下巴,一手抓住他*上的兔子尾巴,“够可爱了,来吧,小兔子。”

贝晓宁的面颊微微红了红,低下头把脸扭到了一边儿,头上的兔子耳朵随着他的动作晃了两下。凌一笑觉得自己的肝儿都颤了。

把贝晓宁拉近屋儿里,凌一笑一个饿虎扑食,贝晓宁被压到了床上。凌一笑摩挲着贝晓宁因为被紧紧禁锢住而变得更加敏感的腿间,轻轻咬着他的嘴唇,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来,“我怎么才能真把你吃了呢?”

贝晓宁在喘息的空档儿里说:“你是想吃红烧兔腿儿,还是想吃卤兔头啊?”

“整吞。”凌一笑狠狠吸住了贝晓宁的舌头。

“嗯……”贝晓宁情不自禁地扭动了两**体,伸手握住了凌一笑两腿之间粗 胀的部分。

碾磨啃咬了一会儿,凌一笑坐起身一把撕开了贝晓宁身上的连体装。细白柔软的身体暴露在眼前,凌一笑等不了了。他把贝晓宁拽起来,让他坐到自己身上,然后把润滑剂递了过去,“你自己涂。”

贝晓宁嗤嗤一笑,挤了一滩先抹到了凌一笑的擎天一柱上。他一边抹一边转动着手指上下揉搓。凌一笑咬紧牙关抬手在他胸前拧了两下,“你这个妖精。”

“我现在是兔子精。”说着贝晓宁略带腼腆地又挤出一滩润滑剂伸手涂在了自己身后。这个身体稍显扭曲的动作让凌一笑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他抢过润滑剂扔到地上,抬起贝晓宁的屁 股,让自己进入了他的身体。

贝晓宁的脸色瞬间涨红,伴随着起起落落的动作,他的双眼随之迷离,参杂着阵阵喘息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地逸出了半张的红唇。

虽然只剩下了一对兔子耳朵,但体内被一次次的摩擦带来的快 感所控制着的贝晓宁似乎也被自己之前在镜子中的形象催眠了,他上下摇摆,动作越发地放荡激情起来。

凌一笑如痴如醉地看着他令人神魂颠倒的表情在自己眼前晃啊晃,头上的耳朵颤啊颤,意志很快崩溃在两人身体一次强过一次的撞击中。

10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上一条:
下一条: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彩云之南.::.同心飞扬.::.:.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1 yntz.Net yntz.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
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 QQ 10407470    微信:148434900 Email:mywebbox@tom.com  
云同聊天室管理:QQ 10407470     管理登陆